论中美贸易 特朗普对全球电信业的影响

论中美贸易 特朗普对全球电信业的影响

尽管特朗普就职总统时间尚短,但对电信行业的影响十分深刻,尤其是贸易、改革、并购收购和减税。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正式放弃TPP协议,使该协议胎死腹中,同时许诺重启和墨西哥、加拿大关于NAFTA的谈判,后者对美国公司在墨西哥的经营产生怎样影响目前还不明确。

当然,最关注美国贸易政策的国家是中国,而总统特朗普在多次竞选演讲中表示渴望和中国进行“更好更公平”交易。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生,例如通过提高关税引发双边贸易战争,将直接损害光网络设备和光器件进出口。

中国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和中兴ZTE可能会寻求本国、日本或欧盟的供应商来代替Acacia、Finisar、Lumentum、Macom,、Neophotonics和Oclaro等美国器件模块公司,如果关税过高,美国系统设备商Arista、Cisco、Ciena、Coriant、Juniper和Nokia等也会停止采购来自中国的交换机器件。

目前预测会发生什么还为时尚早,但是光通讯咨询机构Lightcounting认为通讯业不会遭到来自中国的不公平贸易(也许情况相反),毕竟两国在该行业进行贸易战所产生的效果有限,更大的影响还是钢铁、消费者行业。

自2001年电信市场崩溃后,光器件和模块供应商加快了中国转移的步伐,如今在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环节中,封装测试已经集中在中国和亚洲其他发展中国家,而非劳动密集环节,如激光器和探测器芯片,美国日本凭借关键技术优势牢牢掌握着芯片制造这一环节。其实通信行业早已实现全球化,相互依存度极高。贸易壁垒会对已经建立全球化布局的企业形成挑战,主张这一政策的人想推动美国新技术成熟商用,用自动化代替亚洲密集劳动制造。

“把工作机会带回美国”是特朗普竞选期间最重要的承诺,但是很难想象有人可以逆转全球化进程。消弱美国全球化联系,缓解美国世界负担或许对数百万美国人来说是一件鼓舞士气的好方式,这也是特朗普所能提供的最好选择,但对通信行业全球化15年成果以及更多事物可谓一场噩梦。

二月中旬特朗普政府有一项重要决策是关于是否延长对ZTE出口制裁临时许可,美国政府最后一次临时许可是在2016年11月颁布,时间到2月27日。以现有信息来看,特朗普趋于对中国强硬,ZTE可能很难获得临时许可,这意味着ZTE无法在美国进行采购行为,但Acacia与Oclaro也会受到影响。ZTE必须寻找美国外的替代品,Huawei也可能面临同样制裁,这会影响更多美国器件模块厂商利益,更不利于美国创造就业。2016年美国供应商在中国销售额统计为20亿美元,按此逻辑,需要给予ZTE永久出口许可来维持销售规模。

作为市场重要部分,中国享受全球化市场带来的好处,他们在2017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扮演新自由贸易与全球合作保卫者。

“创造工作与美国优先”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出口制裁源于奥巴马政府发现中国对伊朗出售通讯设备,但这似乎不是留给特朗普采取强硬手段的好选择。

底线:美国通过提高关税对中国商品实施贸易制裁是可能的,如果真的发生,中国态度也是显而易见。美国许多公司营收依赖中国客户,因此政策制定应当谨慎小心,通过游说人大代表来保持他们的兴趣,同时可以尝试客户多样化。中国也有很多公司与美国来往,他们会采取相同做法。不仅是中国,依赖美国器件供应的国家也值得注意,他们会考虑寻找其他资源来减少对美国的依赖。

OFweek光通讯网(gh_0fc7ec3d6f3f)

阅读原文 

查看原文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51学通信网(51xuetongxin.com)立场

赞 (2)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